66岁知名药企实控人”杀妻”案 最新判决来了

  • A+
所属分类:社区运动

中国基金报记者王建蔷

知名医药类上市公司葵花药业实际控制人、现年66岁的关彦斌“杀妻”案有了新进展。

法院作出一审判决5个月后,葵花药业原董事长“杀妻”案二审宣判,关彦斌获刑11年。本次事件未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动,关彦斌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按葵花药业当前市值计算,关彦斌身价近29亿元。

关彦斌与其前妻张晓兰曾齐心创业。葵花药业2014年底在上市时,关彦斌和张晓兰同为葵花药业的实控人。但公司上市仅3年半,两人就办理了离婚手续。

2018年12月22日,时任葵花药业董事长关彦斌在其前妻张晓兰父母家中,用菜刀连砍张晓兰4刀。行凶后,关彦斌亦举刀刺向自己的左胸部,并划伤自己的脖子。后经全力抢救,张晓兰幸免于难。

关彦斌“杀妻案”二审获刑11年

12月11日晚间,葵花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关于实际控制人案件进展情况的公告。

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关彦斌亲属于2020年 12月10日收到二审法院黑龙江省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通知,获悉,二审法院维持了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

近5个月前的2020 年 7 月 16 日,葵花药业时任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关彦斌“杀妻”案,在黑龙江省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一审宣判。法院判决,关彦斌犯故意杀人罪,处有期徒刑 11 年。

不过对于上述结果,关彦斌表示不服,将会上诉。据了解,辩护人曾称关彦斌存在精神类疾病,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人”,且有自首情节,但未被一审法庭采纳。

事实上,在该案一审之前,其前妻张晓兰也曾表达过和解的可能性。其曾对关彦斌提出三点诉求:充分道歉、还原事实、充分赔偿。但最终并未达成。二审期间,大庆市中院也曾征询受害人张晓兰的意见。张晓兰一方回函表示,“原则上要求二审维持原判;如果对方要求和解,是可以考虑、同意谅解的。”

但直到二审宣判,关彦斌一方都没有人与张晓兰方直接联系。

公开信息显示,葵花药业前身为成立于2005年9月的黑龙江葵花集团有限公司,明星产品为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小葵花露金银花露,胃康灵颗粒系列。2014年葵花药业在深交所上市,关彦斌和张晓兰同为实控人。

身价29亿仍是公司实控人

葵花药业称,截至本公告日,关彦斌个人直接持有公司股份5274.0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03%,关彦斌及其一致行动人葵花集团有限公司、黑龙江金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合计持有公司股份3.42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8.55%。

值得注意的是,葵花药业表示,本次事件未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动,关彦斌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天眼查披露的股权结构显示,关彦斌持有葵花集团有限公司51.85%的股份,持有黑龙江金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22.41%股份,间接持有葵花药业33.5%。

截至12月11日,葵花药业最新股价14.8元,总市值86.43亿元。据此计算,目前关彦斌身价近29亿元。

2018年尾惊爆黑天鹅

在此回顾一下该事件时间线。

2018年12月22日,时任葵花药业董事长关彦斌在其前妻张晓兰父母家中,手持菜刀,暴砍张晓兰4刀,致其失血性休克,创伤性面瘫,构成重伤二级。行凶后,关彦斌举刀刺向自己的左胸部,并划伤自己的脖子。后经全力抢救,张晓兰幸免于难。

案发次日,2018年12月23日凌晨2时,在哈尔滨一家医院就医的关彦斌被警方抓获。

2018年12月28日,关彦斌辞任葵花药业董事、董事长及总经理职务,辞职理由为“因个人年龄的原因,从公司长远发展角度出发,为给年轻人更多机会,优化经营管理团队”。随后,关彦斌女儿关玉秀通过董事会选举成为公司董事长,另一位女儿关一成为公司董事及总经理。

2019年1月29日,关彦斌因涉嫌故意杀人被黑龙江省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检察院批捕。2019 年 3 月 21 日,葵花药业首次公开披露回应此案件,“公司实际控制人因个人原因与他人发生纠纷造成身体伤害,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其在上市公司不担任董、监、高职务,该事件未对上市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造成影响。”

2019年6月13日,大庆市让湖区检察院以关彦斌犯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

检方披露的案件细节显示,关彦斌是在与张晓兰的交谈中,“被张晓兰的话激怒”,因此跑到厨房拿来菜刀,连砍张晓兰 4 刀。菜刀被张晓兰的弟弟张明夺下之后,关彦斌又持尖刀试图自杀。

张晓兰被她的家人转移至客厅之后,关彦斌又找出另一把菜刀和另一把尖刀,尾随而至。这两把刀,分别被张明,以及关彦斌的随从夺下。

夫妻曾齐心创业

负债800多万企业扭亏为盈

公开资料显示,关彦斌生于1954年10月,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下辖县级市五常市人,曾当过空降兵、做过公务员、开过砖厂和塑料厂。

张晓兰生于1959年,比关彦斌小5岁。资料显示,张晓兰曾在沈阳任职公务员,后从体制内出来和关彦斌一起创业。

1998年,关彦斌与张晓兰结婚。同样在这一年,关彦斌看中了国有药企黑龙江省五常制药厂的技术研发优势,率领一众股东以1500万元的对价获得这个停产9个月,负债累累的破落制药厂。此后五常制药厂进行改制,关彦斌持股比例达59.85%,张晓兰持股0.76%,就是后来葵花药业的前身。

关彦斌等人盘下葵花药业时,该厂由于管理、经营不善,已经累计亏损800多万,企业停产停薪、濒临破产。关彦斌接手后,狠抓管理和销售,最终带领公司扭亏为盈。

2014年12月30日,葵花药业在深交所上市,一度拥有12家药品生产企业、4家医药公司、1个药物研究院等诸多子公司,关彦斌和张晓兰是上市公司的共同实际控制人。

但公司上市仅三年多时间,2017年7月,关彦斌和张晓兰离婚。至于离婚原因,坊间传闻关彦斌移情自己的女秘书,并育有一子。

2017年7月12日晚间,葵花药业公告,公司共同实控人关彦斌、张晓兰已办理离婚手续,解除婚姻关系。离婚时,关彦斌和张晓兰共同签署了股权分割协议,后者同意将所持有的葵花药业股票64.97万股、葵花集团中76.01万元股权、金葵股份中120.8万股股份,归关彦斌所有。

“关二代”接班后公司业绩下滑

随着终审结果的出炉,关彦斌“杀妻案”也算是暂告一段落。市场目光再次聚焦于关家“二代”临危受命接管后,葵花药业的前景。

“关二代”接手后的第一年——2019年,葵花药业实现营收43.71亿元,同比下滑2.24%,归母净利润为5.65亿元,同比增长0.38%。尽管营收出现了上市以来首次下滑,但总体尚可算平稳。

不过今年以来,公司业绩下滑幅度进一步扩大。

葵花药业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2.06亿元,同比下滑29.98%;实现归母净利润3.17亿元,同比下滑15.14%。

除业绩不乐观外,公司近两年多次遭到国家药监局与各地方药监局通报,还涉内幕交易。

今年1月16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北京市药品监督管理局2019年下半年北京市药品质量安全公告》显示,标示为黑龙江葵花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银翘伤风胶囊(批号:20181002;规格:每粒装0.3g)霉菌和酵母菌总数项目不合格。

此外,中国消费网2017年报道称,黑龙江葵花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因涉嫌购进使用劣中药饮片土鳖虫被行政处罚。

数据显示,作为一家集药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大型医药集团企业,葵花药业的研发投入并不高。2014-2019年研发投入在营收中占比均在2%左右,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8月21日,中国证监会山西监管局披露的《崔淑平涉嫌内幕交易“葵花药业”案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崔淑平涉嫌内幕交易“葵花药业”被罚款20万元。

中国证监会山西监管局称,2018年3月1日至3月9日,崔淑平证券账户累计卖出“葵花药业”5万股,成交均价36.93元/股,成交金额184.66万元。2018年3月14日至3月15日,崔淑平证券账户转入680万元,共买入“葵花药业”19.11万股,成交均价38.51元/股,成交金额735.97万元。

据悉,崔淑平此前在葵花药业哈尔滨办事处做后勤工作,负责关彦斌的生活事务,为其提供买菜、买报纸、洗衣服等生活服务。2018年3月12日至3月15日,崔淑平在关某斌家中工作,为其提供生活服务,与关某斌存在接触,而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18年3月1日至2018年3月16日。

编辑:舰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