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租房爆雷危机化解?“寓小二”接手,CEO称欠款清偿方案本月内公布

  • A+
所属分类:社区运动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李贝贝 上海报道

由于平台租金提现延期已长达近2月,长租公寓服务平台“蘑菇租房”被曝出现资金危机。《华夏时报》记者实地探访发现,蘑菇租房总部已人去楼空。危机之下,蘑菇租房创始人兼CEO马晓军近日发文致歉,坚称卷款跑路、转移资产为谣言,表态不会逃避,将积极解决问题。2月19日,马晓军再度发文,宣布蘑菇租房已正式被“寓小二”接手,未来“双系统”将共同服务公寓市场。而至于公众最为关心的欠款清偿问题,公司拟最晚不迟于2月28日公布具体欠款清偿方案。

“寓小二”拔刀相助

沸沸扬扬数日,陷入爆雷危机的蘑菇租房终于迎来曙光。

“老蘑菇退出历史舞台,新蘑菇将联合寓小二,‘双系统’共同服务公寓市场。”2月19日,蘑菇租房创始人兼CEO马晓军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在经历了10多天反复、紧张、密集的洽谈后,蘑菇租房正式被“寓小二”接手,未来“双系统”将共同服务公寓市场。

公开资料显示,寓小二成立于2015年7月,是一家专注于智能公寓系列产品研发、生态体系建设的互联网企业。据“天眼查”平台显示,寓小二的运营公司为上海和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现已完成A轮融资,实际控制人为黄冠文,持股72.14%。

“寓小二团队是所有参与谈判的潜在合作方中的最优选择。”马晓军在公开信中解释说,寓小二与蘑菇租房完成产品整合后,将快速上线包括托管、短租、业主端等必备模块。“寓小二在20个城市配置直营团队,有能力服务全国公寓用户。无论是资金实力还是盈利能力都占据优势,是拥有自我造血能力的垂直行业SaaS企业。寓小二是业内极少数解决’二清’问题的SaaS服务商,这也是我们选择由寓小二来承接蘑菇用户后续服务的重要原因。” 马晓军提到。

双方达成的总体方案包括,寓小二接手蘑菇租房的后续服务后,针对在蘑菇平台欠款的用户,其欠款金额将冲抵可选年限的系统服务、硬件现金券、运营耗材(电子签名、实名认证)、流量服务、增值服务等。

同时,寓小二继续向蘑菇租房提供部分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这些将全部用于用户的欠款清偿。蘑菇将根据用户的欠款数额情况,发起公平、公正、公开的清偿流程。寓小二将接收蘑菇的团队,以确保蘑菇系统的后续迭代更新及线上线下服务支持。

至于公众最为关心的欠款清偿方案,马晓军称蘑菇公寓通过与律师和会计师等第三方机构的反复论证、调整,希望争取能够最大程度依法保障用户的利益。“公司拟最晚不迟于2月28日公布具体欠款清偿方案,并在3月陆续在蘑菇伙伴上线相关清偿辅助工具”。不过,此项工作牵涉面众多,马晓军恳请大家再给予一些时间。

之前的报道显示,今年2月初,蘑菇租房因租金迟迟无法提现、最多长达2个月而传出“爆雷”消息,据传涉及资金多达上亿元。深圳青沐公寓创始人高兢透露,青沐公寓此次损失近百万,仅在深圳,受连累的房东“累计金额已经接近3000万了”。彼时,多名房东代表赶到蘑菇租房位于上海的公司总部联合维权,场面激烈。春节前夕,《华夏时报》记者来到位于上海市静安区江宁路212号凯迪克大厦的蘑菇租房总部,被大厦方告知公司已经关门,所在楼层也已被封闭,如果有投诉需求可以去位于地库的临时办公室进行信息登记。同时,包括蘑菇租房联合创始人龙东平在内的相关人士也无法取得联系。

之后,该事件引发监管层关注:2月4日,上海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委员会等十部门正式印发《关于进一步整顿规范本市住房租赁市场秩序的实施意见》。文件为规范住房租赁市场秩序,提出了九条规范性的意见。从严控租金贷、明确收取租金周期、加强信息发布管理三方面加强监管。

不过,2月4日凌晨,马晓军发出公告,坦承公司由于决策失误等因素陷入经营危机,但自己并没有卷款跑路、也没有转移资产,“望房东方能够给一些时间,让蘑菇租房能够与潜在资方、并购重组方的谈判提供一个平稳的环境,撑过难关”。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封公开信中,马晓军称,在2月初的风波之前,“公司前轮估值实际超过10亿”。而在2月19日第二封公开信中,马晓军也为蘑菇租房遭遇风波带来的声誉受损表达了惋惜。

危机背后

据“天眼查”平台显示,于2014年在上海创立的长租公寓服务平台“蘑菇租房”,现已汇聚超30000家公寓出租机构,入驻平台房源超过400万间,业务覆盖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近20个城市。截至2018年1月完成5轮融资,投资人包括蚂蚁金服、云锋基金、IDG资本、平安创新投资基金等知名投资机构,投资总额近8亿元,一度被视为行业中的“小独角兽”。

看起来发展平顺、资金实力雄厚的蘑菇租房,为何此次陷入危机?

“租房市场听起来很大,实际上利润很薄。”马晓军对此次危机的解释是,由于2019年初融资未到位,加上战略失误、人力成本激增,公司陷入经营危机。而疫情的影响令公司雪上加霜,公司核心团队停薪、员工欠薪缓发、创始团队向银行贷款、向朋友借款筹资了千万元加上机构股东贷款支持才算是度过难关。

之后在一家自媒体的采访中,马晓军坦言,蘑菇租房没有想清楚(公寓SaaS系统“蘑菇伙伴”)收费的问题。而在“蘑菇伙伴”收费之前,“我们补贴到市场上面就已经大概3亿左右资金了”。同时,面对“冲得太猛了”的公司,投资人也变得更为谨慎,资金未能及时到位,多重因素最终导致了蘑菇租房的危机。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蘑菇租房的商业模式为“收租平台”,通过输出公寓SaaS系统收取系统服务费用,即公寓运营商把房源录入至该系统,按照房源合同数量支付服务费;蘑菇租房则代收租客房租,再定期支付给公寓方。

在上海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卢文曦看来,蘑菇租房寄生于长租公寓市场。“它其实是做一个切入点,要取决市场规模有多大,能提供多少服务,中间能有多少资金使用期等。”卢文曦向《华夏时报》记者直言,蘑菇租房尽管商业模式十分清晰,但想要在房东收入里“切蛋糕”并不容易,“尤其是在疫情冲击的2020年,市场不好房东收入减少,这种模式怎么赚钱呢?”

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认为,此次蘑菇租房虽然转危为安,但这一事件也提醒行业要关注资金沉淀的风险性。胡景晖向《华夏时报》记者强调,未来在长租公寓领域,一个十分值得重视的问题,就是租金结算的资金沉淀和资金管理的问题,而目前包括上海、北京在内,多地都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风险防范非常重要。如果未来我们对资金,不管是押金还是租金沉淀进行严格监管,我举双手赞成。”胡景晖解释说,资金监管政策有效避免了租赁经营企业挪用资金池和押金所带来的风险,这对保障租客和房东权益是非常有利的;另一方面,这也对租赁经营企业的自有资金和融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未来行业格局将因此发生重大变化。“在规范的同时,听话的孩子就有糖吃,糖从哪来?融资怎么解决?作为一个关乎民生的现代服务产业,要想大规模发展,资金问题后续应得到有效解决。” 胡景晖表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